详细内容

  最初的情,烈如火!只是呵,到最后却依然还是成了回忆。佛说莫莫莫!莫要再情多。然,那不愿放开亦不愿忘掉的你呵,一直有句话要说:你是我今生今世的守候——题记

      【1】

      元宵夜。清扬独倚轩窗,让灵魂徘徊在昏暗的树影中,看烟花绚烂。不觉间,轻展素笺,书一纸惆怅的散碎断章伴夜长——

      她写过的字,你触不到痛了么?

      她说过的话,你已不记得了么?

      她研过的墨,你已忘了痕迹么?

      她弹过的琴,你还记得旋律么?

      清扬不知那时失意的她为何会遇到沐风?许是冥冥中的天意吧。当阳光般的他,坚定而勇敢地走到她的面前时,她便相信了这世上仍有真爱。

      亲水台阶上,清扬和沐风肩并肩坐着。

      清扬看着自己的鞋子,笑了。喜穿高跟鞋的她,却总是走不稳当,难免于路上、楼梯边跌倒。而沐风总是心疼地骂"笨啊你!"声音极尽地温柔与怜爱。

      "为什么爱我?"清扬问沐风,"我没有俏丽的容颜,亦没有妩媚的身姿,且不过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,却被你当宝贝一样地呵护着。"

      "不知道,总之就是疼你,爱你。"他看她的眼神极深邃。

      清扬抿嘴轻笑。要她如何不眷恋他?

      从此,有沐风的地方变得与众不同。而蓝天、大海以及沐风成了这世上最美丽的文字。

      沐风说要将这份爱"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"。

      只是呵,清扬享受着沐风的呵护,却忘了照顾他并顾及他的感受。当元宵那场绚丽的烟花璀璨谢幕时,还是难逃分手的结局。

      时常,清扬总是带着浅浅的笑,腼腆着,极少语。亦知,人与人之间是需要交流的,或直接有声,或间接无声。无论是哪种方式,她心里都向往能获得认同或是感应。其实,知她的人都晓得很多时候她不喜言语,不奢求有一颗玲珑心,只愿安静地听着友人的欢歌笑语,或安静地品着友人的诗风词韵。如此而已。

      不曾想,喜静的清扬,却忽略了沐风的感受和惦记。然,清扬心里明明有许多话要说,却不知如何表达。而命运插手得太急,清扬恋着沐风的心又怎能轻言搁浅?只是,清扬在患得患失的徘徊间,焦虑与抑郁便随之而来,亦彷徨了她的未来。于她想念的间隙,又因了某些因素,她已是不知所措。是否,如佛说错错错,就此失去了沐风呢?


  【2】

      日子,就这样流逝了。时间不长不短磨合了生命,然没有留给彼此适应的时间,却断了彼此真实的念想。

      沐风,渐行渐远,了无踪迹,而过程却成了清晰的碎片。

      清扬住在浪漫美丽的滨海小城。除了上班她深居简出。

      办公楼前的三亚河,静而悠长。于楼上可见河面闪亮粼粼,片片如钻,像清扬想沐风的寸心,思及便撩乱了她与他的一水天涯。

      那天,沐风路过一间雅致的花店,看见有各种常见的玫瑰花,惟独没有"蓝色妖姬"。不知为何,沐风的心一下子刺痛。所以,三个多小时的车程,沐风来到这个有她的小城。

      天蓝风清。沐风在河西堤岸的亲水台边说:"我等你!"

      "好,步行桥上见。"清扬在桥上等了许久,许久,仍不见沐风到来。

      清扬去电"干什么呀你,不见你了。"闻言,沐风从东跑向西,无法抑制地泪落如雨!原来沐风在他认为的"步行桥"上一直在傻等着……

      "我要送你玉镯,再向你父母讨回礼。"

      清扬笑,知晓他想与她"共剪西窗花"。便问沐风:"看过《双城生活》么?"

      "没有。我知道,刚开始会比较辛苦,我们一起打拼。可好?"

      "我不会辞职去你那。你看,三亚多美,阳光明媚。不像你们那雨雾蒙蒙,被褥什么的都发着霉。那么你会来这么?即使来了工作又得从头开始,有什么计划没?你可放得下你的父母?"

      沐风无语。

      清扬又问:"你认为什么是永远?"

      "相濡以沫,执子之手白头偕老,便是永远。"

      清扬许沐风一抹微笑:"那是永远么?是这样么?那应该是遥远吧?"

      【3】

      时间流逝,仓皇得似冬日里最后一抹斜阳余辉,在即将消逝的残红里无为地挣扎,最终被暗夜吞噬。

      沐风喜欢独自一人到处游历,疯狂地融入大自然的怀抱中。

      "清扬,我不求别的,愿与你结伴,去看看山看看水。"

      沐风的话让清扬感动,有泪盈眶。

      "可知道你很傻么?"

      "是吗?无论是谁都会渴求一份真实的感情吧。这样也傻吗?"沐风说,"清扬,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公主。因为我认定了,所以我执着。"

      会一直这么执着么?然,清扬依旧记得那晚,一幕垂帘下,月泠泠。夜风缭乱了幸福的影子,似断了线的风筝却仍和星子一起点缀着夜空。

      "清扬,面对你,我真的太累了!和你在一起,你可真正的探问过我的辛酸与困倦?"

      当下清扬心一阵刺痛,问得她结舌。"很抱歉,不想你因了我而感到累。那么,分手吧。"

      "明天吧。今天是元宵节,明天我们再分手。"沐风没有反对。

      清扬含着泪说道:"好。"

      "不要想我,要好好的活着,要幸福快乐!"

      "嗯,好的。照顾好自己。"清扬的泪滑下却调皮地笑道,"偶尔要想想我啊。若哪天我死了,可要抽空来墓地看看我哦。"

      "傻瓜,好好的说什么呢,要坚强地好好活着。"沐风将清扬紧紧地拥入怀中。其实他还想说些什么,可声音却哽在喉。清扬抬头清晰地看到沐风眼中的泪水从眼角慢慢滑落,流进她的心里……

      然后,沐风放开清扬转身离去,惟留她独伫风中,望着前方的路,如此寂寥幽深。而沐风,终是没再回头。

      自沐风走后,清扬这才发现,她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坚强。她丢掉了骄傲与清高,去寻沐风。可是,低眉的瞬间,清扬再也看不到沐风的身影……心,在瞬间苍老。而等待,是一场无尽的荒凉。


  【4】

      流年轻抛,一别便是三年。

      三年后的新年伊始,清扬透过轻轻浅浅的缦帘,阳光暖暖的照了进来,那细密如丝的光芒,带来了轻炙的温热,涂满此刻宁静且空白的角落。

      这天,清扬终是接到了沐风的电话。

      "近来好吗?"沐风问。

      "我很好。"

      "有机会的话请你吃饭吧。"

      "好。"

      片刻的沉默后,沐风说:"清扬,对不起!"

      "什么?"清扬的眼泪却不听话的落了下来,"啊,没关系。"她好想对沐风说好想你知不知道?她却再也不敢说,怕沐风再一次的挂断电话,再一次的消失不见。

      "最近去了趟然乌,很美的地方。"沐风叹道,"那是一个令人悸动的小镇,美得令人窒息。"

      沐风描述在湖泊、雪山的环绕下,有一片碧绿的草地,山上的树木非常茂盛,层次分明,色彩斑斓。湖水似翡翠般的碧绿,与蓝天白云相映,显得宁静,旷远。早晨烟雾缭绕,与蓝天、白云、雪峰、碧水构成一幅绝美的自然景观。那美,令人疯狂,丝毫不亚于九寨风光。

      "哦,是么?有机会我也去看看。"清扬问道,"是和心怡的姑娘一起去么?"

      "不是。还没遇到。"

      "呵呵,心眼太高了吧?"清扬的声音透着一丝的苦涩。

      "呵呵,哪里。曾经沧海难为水,想来是我不够好吧。"沐风轻笑,带着一丝的愧疚,"如果你有啥需要帮忙的就给我打电话,好吗?"

      "好的。"清扬嘴上说好,心里却不想要沐风的弥补与愧疚。思索片刻,她下定决心说道,"嗯,我要订婚了。"说完,她泪流满面。说订婚了,不是因了爱,而是因为累,只想找个人嫁了。亦是因了想在沐风面前表现得洒脱一点儿,却发现惩罚的不是他,而是她自己。

      寂寞下,清扬反复地听着音乐,因为沐风的一句曾经沧海,她所有的怨瞬间化为乌有,只剩下浓浓的思念与煎熬……

      【5】

      沐风在简单的生活中仍不忘抽空游山玩水,增长阅历。而清扬亦过着简单平静的生活。

      闲暇时上空间,清扬亦会发现沐风在她空间里留下的痕迹。她有些许的欣慰,亦有着些许的幸福。

      偶尔,沐风会发来一条祝福的短信,清扬收到后是暖暖的感动……

      然,谁也不敢再轻意地说一句关于感情的话语……

      直到清扬生日那天,收到了一束"蓝色妖姬"及沐风落款的生日祝福卡。清扬开心极了,礼貌地给沐风去电道谢。

      "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。蓝玫瑰很美,我很喜欢!"

      "你的生日我一直都记得,只要你开心就好。"

      只这一句,清扬便失了控,泪如雨注。

      清扬哽咽着,多想问问沐风为何转身走得绝决?又为何念念不忘?是否还记得当初的诺言?于她,是同情抑或是内疚?

      想想,清扬却是连问的资格都没有。然,三年了,她真的很想知道。

      最终,清扬还是忍不住问了,只是沐风再次的沉默。

      "沐风,对不起!就当我没问吧。"

      "不是我不想回答,是已经没有必要了。不是吗?"

      其实,清扬想告诉沐风,她并没有订婚。只是呵,沐风绝然的一句"没有必要"就此撕碎了她所有的勇气。

      "好好地爱自己。"沐风淡漠地说。

      至此,清扬知道了沐风不回答其实是尊重她。知晓他一直都掂记着她,从来不曾忘记过。只因了最深重的爱,是静默。

      如是,沐风说:"遇见你只属于诗意。"

      那清扬遇见谁才属于生活呢?

      沐风说:"你是个好女人,字里颜美,雅致,若莲。"

      那为何茶还没凉就走了呢?清扬念着,如今,聚无缘。茶已冷。

      沐风又说:"文字下的风花雪月不曾属于你。"

      原来呵,清扬的文字,无非是她记录生命中平凡琐碎的心情而已,难如人意。好多的好多都变了,心似丝网终有千千结不是他,执子之手不求终老不是她。

      天,黑了又亮了;

      云,淡了又稠了;

      他,走了又来了;

      花,开了又倦了;

      诗,愁了又簇了;

      她,瘦了又哭了。

      今夜,于摇曳的灯影下,清扬已是凉语。若说了,那彼岸花开的清香,沐风懂否?若不说念,花落的寂然,沐风可知?

      清扬不禁轻叹,指端暗捻着掩盖了多少临近的脚步?终却,落下渐凉的目光也等不来宿命里的缘。从此,她恋上一个人,清冷一世,只为一人守候。然,季节轮回,佛说:一切的过往,都如浮光掠影……



超市塑料袋厂---商场塑料袋厂---雄县广和包装制品厂http://www.mybag8.com/ 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131-1163-6623
- 客服1
- 客服2
微信扫一扫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