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江南的冬,很少有漫天飞舞的大雪,也不会在某个清晨打开门,只见白茫茫的千里一色。既便落雪,也下得细密而绵长。先是三五日阴冷的天,然后在某个暗淡的黄昏,下起了漓漓细雨,风像走了音的弦,从看不见的门缝钻进来,寒意便浮上来了。透过木格子窗,雨中开始杂着雪,高处渐显一点白……

此时的雪,落地即无,只在一些枝桠上、北坡处,零星显现它的存在。风越吹越紧,寒气像把小锉刀,深深剌入骨头里。雨渐渐退却了,或是冻成了雪花,在夜凉如水的三更,如飞絮般落下,越来越紧,越下越密,慢慢织成一张白色的网,天地一片混沌……

次日清晨,乡村便成了一幅水墨画,起伏的村庄和远山是它的底板;大片大片的留白,是银妆素裹的雪;山坡的棱,远处的树,如粗犷的线条,虽廖廖几笔,却入木三分;点缀松竹少许的墨绿,梅菊几点的红黄,使这幅画瞬间鲜活起来。

那些调皮的雀鸟总是最先醒来,吵闹着,叼来了第一缕曙光,大地睁开惺忪黛霭的眼,揉醒了一个个宁静的村庄,一切便慢慢化开……

顽童们早早爬起床,在雪地里撒着欢玩,滚热的小手从怀里伸出,堆雪人,打雪仗,捏起一团儿偷着吃。四下都是咯吱咯吱的脚步响,树上的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,玉屑似的雪末儿四处飞扬。

雪堆在窗沿,冰棱像透亮的水晶柱子,一排排挂在房檐上。顽童举起竹竿,小心敲断,展开衣兜接过来,用指头捏着,放进口中嘎嘣嘎嘣地咬,如爆熟的豆子般清脆,还有一张张冻得呲牙咧嘴的脸……

太阳爬过光秃秃的树梢,照着屋檐,反射着七彩的光,冰棱慢慢变细、融化,滴滴答答如三月的小雨。有的不堪重负,啪啪落下、乍裂,洒下一地的晶莹,似乎带着种绝望的声音……

化雪的第一个夜晚,往往湿寒砌骨。各家围着火炉而坐,柴火烧得通红,手和脸都烤得发烫了,脊背依然冰冷。寒气还是钻进来了,虽然糊好了窗,挂上了新的棉布门帘,但还是抵不过它对墙上每道裂缝的细细探寻。

我们久久不睡,因为值得等。把红薯烤得外焦里黄、软糯香甜,需埋在灰烬深处,用高温慢慢炙烤。埋得过浅、柴火过旺,往往外皮成了焦炭,薯心还很生硬,吃下去会拉肚子的,大人常常这样告诫我们。

红薯被火钳轻轻夹起,诱人的香四下弥散,贪嘴的孩童往往等不到凉便去抓,被烫得两手交替倒腾着,仍迫不急待地剥皮、掰开,直接咬上一大口,团团热气从嘴角冒开来。

室内光线昏黄,炉火映着人的脸,斑驳的影子轻轻晃动着,墙上的年画,庄重的神龛,还有老旧的四方桌,木头的柱子椽子,像在梦里浮动着。

如今,我在温暖如春的室内,听幼齿絮语,看小儿无赖,零食堆在茶几上,眼前却晃动着旧日的时光————落雪,冰棱,炉火,烤红薯,一帧帧定格,又一幅幅翻过,历历在目却又无从记叙,怎么拼也拼不全儿时的记忆。如同村里那些弯弯曲曲的土路,我走了十八年,才抵达它的边界,如今却这么短,我只一个梦,就荡完了它的角角落落……


      购物塑料袋厂---广告塑料袋厂---雄县广和包装制品厂http://www.mybag8.com/ 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131-1163-6623
- 客服1
- 客服2
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