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故乡的味道——美篇美文 烟雨江南

尼采说,有故乡的人是幸福的。

只是,我那方魂牵梦绕的土地,早被钢筋丛林的疯狂扩张深深地抹去。

我的故乡在江南。

那里,一草一木,一花一叶,一桥一水,一人一事,都有故事,皆是传说。

如今,它只在我的梦中,那是父母的怀抱,奶奶的故事以及外婆家的点心和菜肴。

那时乡人晚上爱串门,我们便吵闹着跟去,像甩不脱手的泥。大人围坐在堂屋的四方桌前,聊我们不懂的农事,顽童们便嬉笑着在桌下钻来钻去,各家的黄狗黑狗也跟着吵闹,偶尔谁咚地一声撞上桌沿,只呲呲牙也不哭,大人便停下话,爱怜地揉揉孩子头问,知道你是哪来的么?便有人答,是你大大路边捡来的……又有人答,是你妈妈赶集赊回来的,账去年才还清呢。还有人掷地有声回答,你们都记错了,我亲见一个外乡人不要你了,送给你大大的。看那个孩子木呆的样子,甚至眨巴着眼要哭,便轰地笑起来。孩童便挠挠头,也不往心里究,继续耍去,不久便累了,如归巢的鸟倚着各自的父母打着哈欠,大人便知道龙门阵该结束了,背着扛着各自的孩子回家。中途我也醒过一两次,恍惚中只微微的月光,淡淡的野花香,柔柔地浮动,睡意便又袭上心头。

我家是乡人常聚的点,都坐在院里的梨树下闲聊,只一杯清茶。若没有跟来的玩伴,我便早早钻到竹床上,一顶蚊帐遮掩着朦胧的星光,帐外不时有大人的咳嗽声、走动声、窃窃私语声。栀子花的清香和摇曳的油灯滑进半梦半醒的心里,渐渐归于平寂。

到了农忙季节,夜晚再无人走动,都在星光的田野下耕作,只帮上倒忙的孩童们便托付给奶奶管,我们常是饭后,躺在凉床上,奶奶摇着蒲扇,我们瞪着夜空,银河像条闪白的光带,从西天划过,逶迤而接天边忽闪忽灭的灯火……

白蛇传,牛郎织女,土里的太岁,河边梳头的女鬼,五四年大洪水的破圩逃荒……

奶奶的故事不太连贯,从这个情节跳到那个情节,一个个怪诞得很,说得最多的还是鬼故事,也是我最爱听的,虽然缩着头连暗处也不敢多瞧,但仍支楞着耳朵听。故事里常夹杂着忠贤孝义礼廉之类的说教, 想必乡人的纯朴勤劳,就是这样耳提命授代代传承的吧。

我的疑虑是,叫人如此害怕的女鬼,怎么不少是美丽、聪慧而善良的呢?

少时的故乡,最熟悉的还是放学归来迎候我的欢快声响。刚到村口,就能听到我家花狗的吠声,不知从哪里窜出来,像分别几个世纪似的,直愣愣地把我扑倒,一起滚在散发稻香的草垛里,我便扯它的耳朵,它欢快地甩着尾巴在前面带路。到了院口,便能听见猪在圈里的哼哼声,知道我要喂它了,我边骂它饿死鬼、该杀的,边进屋准备猪食,厨房里传来锅铲轻快的声音。

狗肉是乡人垂涎的美味,却在我护它撕裂的哭喊和遍野的躲藏中,花狗一次次逃过劫难。有时它也觉得不对,便跟着我去学堂,在操场上卧着等。二道渠,五条沟,六号地,陪我如风般在野地跑。

突然有一天,我再也找不着它了,想必被贼猎了去,许久许久,我的耳畔都回荡着它欢快的吠叫,却再没有它迎面而跃的惊喜。

童年最快乐的事,莫过于去外婆家。许多人想必和我一样,外婆家代表的是久别的美味和无尽的自由。

去外婆家,省力的话便坐船。

那时的沟河,有许多人工船,多半用桨,也有用篙撑的,要二三个小时才到清水镇,再上汽车辗转。一路上的河道都不宽,两岸夹杂着花树、民居或无边的田野,穿过一座座石板桥,梅雨季节涨水时,有些须卧在舱里方能通过,听乡人细语,两岸不时的招呼声,心便荡漾起来,似乎见到外婆远远的招手……

那时,我在外婆家不足二十平米的小院里蹦跶,感觉世界美好,我早已走遍。

后来,我离开故乡去合肥读书,第一个寒假回家,深夜的火车,停在芜湖北,轮渡过江,再步行。借微微的星光,过了扁担河,已是百草枯凋的初冬,有霜的清冷,薄薄地闪着寒光,大青山远远的轮廓,和着晨光退隐的残月,小河的水升腾着清雾,远处隐约传来奶奶和外婆的笑声,心攸地拎起来,发足一路狂奔回家,便去看两位老人。

张翰念着家乡莼羹鲈脍之美,弃官印卸官袍而去,如同少时听到母亲呼唤着回家吃饭一般自然。

忽然想起,我许久没回故乡了。


河北省无纺布袋厂家-雄安新区无纺布袋厂家--雄县广和包装制品厂http://www.mybag8.com/ 
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131-1163-6623
- 客服1
- 客服2
微信扫一扫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