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谁的眼泪在飞 美篇美文 刘卫华

  昨日清早,兄长来电,问及我是否回老家扫墓,我突然想起母亲已经去世整整二十年了。

对母亲的回想,每年有三个日期更甚,大年初一、清明与母亲的生日,每年大年初一和清明我们一家三口都要去上坟的,只有2016年清明节妻因另有事情未能同去,那年正是小河高考,平时成绩不差的小河高考遭遇滑铁卢,以致后来我开玩笑说是妻在清明节那天没有和我们同去,地下的母亲有点生气,给了我们一点小小的惩戒,因此去年小河第二次参加高考,妻力主全家一起在清明节在母亲坟前祭拜,祈祷母亲保佑她唯一的孙子高考大捷。

说起我的母亲,其实在小河的印象里几乎是一片空白,母亲去世之时他只有半岁多,因为兄长生了两个女儿,父母很期待我能有个儿子,母亲这个想法更甚,妻怀孕那年,刚好下岗,我们在村镇上开了一家小超市,母亲每天都过来帮忙,得到妻怀孕的消息,母亲每逢初一十五,都烧香祷告,祷告妻能生下一个胖小子。

我清楚地记得,那年清明前一天,那天妻正挺着大肚子在后面洗衣服,洗到一半她说有点肚子疼,我开始还不以为然,母亲看后说可能是要生了,我叫了一台车,和母亲一起把妻送到了医院,那个晚上母亲一夜未眠,第二天下午三点,小河出来,母亲第一时间得知是个男孩,她非常开心,有点迷信的母亲当天就拿着小河的生辰八字去找算命先生查八字。

  一周后妻出院,因我要上班,妻刚出院需要照顾,母亲每天过来帮忙,虽然妻从内心没有完全接纳母亲,但对母亲说话倒也客气,轻言细语让母亲听着也很舒坦,除了守店,母亲做饭洗衣都很主动,说起小河,母亲的皱纹立刻舒展许多,眼睛眯成一条缝,逢人便说小河的八字很好,将来是大富大贵的命。

那时,岳母每隔一段时间也过来,两个亲家母之间没有太多的话,母亲倒也知趣,每次岳母过来她便借故离开,岳母说也查了小河的八字,断语和母亲说的几乎一致,只有一点不同,岳母也是犹豫了很久才告诉我,小河的命太硬,他满一岁之前必须见孝服后方能长大,我内心咯噔了一下,问及母亲,母亲没有否认,我说这是迷信,不足为信,尽管我怎么宽慰,母亲的神色暗淡了许多。

那年6月,小河生下来不到两个月,也就是母亲生日前几天,那天母亲照常起床,不小心摔倒在地,无论她怎么努力竟然再也站不起了,父亲当时在田间劳作,兄长和嫂子都没在家,邻居听到母亲的呼喊飞奔过来喊我,我跑到母亲的房间,她的双手攀着床前的木椅,无助地喊着我的名字,我和邻居吃力地扶起母亲,母亲的右腿没有丝毫知觉,送到医院,医生说母亲中风变成右边瘫,很难康复。

  母亲中风,走路出行很不方便,再也不能过来帮忙,而且还需要专人服侍,妻只能自己边带小河边守店,而我还要抽出时间去看望母亲,那时经济很紧张,本想把母亲送到长沙治疗,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,每次只把她送到县里面,甚至有时送到乡镇医院,在那里住了几次院,病情一直得不到好转,后来还因高血压引起了脑血栓,母亲央求回家,她说这也许是命,天注定的,她说只要小河能健康成长,无论她是否熬的过,她都无所谓。现在回想,我真是懊悔不已,母亲当时这个病如果及时送至长沙,应该可以治好,再多活几年应该问题不大,当时带着一份侥幸加上当时经济不宽裕,我没有坚持,以致现在回想依然不能原谅自己。

母亲病了几个月后,那年十一月初一,在那个下着雨夹雪的晚上,母亲心肌梗塞发作,一睡不醒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,悄然离世,无论我怎么呼喊,她是再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了。

母亲生前有两个愿望,一是希望我带她去一趟北京,二是希望她的孙辈长大后都能考上大学,第一个愿望因为年轻时经济窘迫未能成行,后来条件好了,母亲却已早逝,母亲这个愿望是再也不能实现了。而第二个愿望都已如愿,冥冥之中,在她的庇护下,她的孙儿孙女都在健康成长,她的大孙女几年前已经研究生毕业,小孙女去年大学毕业后成了一名教师,她最关心也最疼爱的孙儿小河去年终于进了985学校,我想九泉之下的母亲看到他们长大成人一定会很欣慰。

母亲在世的时候,每逢节日,总盼望我能回家,年轻的时候,总喜欢在外面风花雪月让年轻的血液燃烧,总喜欢像一只风筝一样自由地飞翔,总喜欢把那些永难追回的日子连同自己的青春一并挥洒出去,还以为自己去干什么大事业,却单单忘记线的另一端,母亲那关爱牵挂的目光。当我身为父亲稍稍明白母亲的心思时,母亲却离我而去了,而且一去已经有二十余年。如今每逢节日,我都会带着妻儿回老家,吃饭时,餐桌上总会多一副碗筷,节日里全家团聚,母亲却与我们阴阳两隔。

  我至今想起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前苏联的电影,电影的名字和内容记不起了,只记得影片最后有一个镜头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在路旁等儿子回家,那是一个薄暮时分,落日的余辉将老人的白发染的一片金黄。遗憾的是母亲未到白发苍苍却已早早离开了我们,那份等待如今变成永恒的怀念。

谁的眼泪在飞,孟庭苇的歌反复在耳边回响,那缠绵的歌声正诉说一个少女的哀怨,而我却听出了另外一种忧伤,今天,在这个下着小雨的清明,我在遥远的他乡不停地念叨着母亲,而母亲却再也感受不到我的思念。

2018年4月6日写于郴州。


河北省塑料袋厂家---雄县广和包装制品厂http://www.mybag8.com/ 
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131-1163-6623
- 客服1
- 客服2
微信扫一扫